一個十九歲抽動症患者的自白

2019-05-14  來自: 丹東遲雅心理咨詢有限公司 浏覽次數:287

    我人生中的一大的問題是抽動症。它由來已久,從十一歲的時候開始,開始的表現是,上學的時候眨眼睛,一開始家人也沒有在意,時間長了,就開始發展成胳膊動彈,胳膊一抖一抖的,然後是走路,腿一踹地一踹地的,一走路一打挺,再後來是嗓子難受,說話就是“啊、啊”的聲音,坐車、走路,别人都看着我,我非常的不自在,我家人也非常的不自在。再後來上學的時候,發展到上學都上不了了。家人一送我上學,我就總是跑掉——在學校同學也說我,老師也說我,我就不愛上學了。家人送我去學校我就跑,我還不去,家人心裡也不好受。去了老師瞧不起我,同學也瞧不起我,嫌棄我有聲音,發聲。後來,我學也不上了,就在家裡待着。說話都不願意說,而且容易生氣。

    當時我們也采取各種方式治療,走了不少醫院:丹東市醫院,沈陽,都去了,看了不少醫院,都沒有看好,就是拿一點藥吃,當時吃還有點效果,過了一兩天,藥一停,還是照樣,一點不差。還是發聲,一點也沒減輕。中醫西醫都看了,一點效果都沒有。走了很多地方,也都沒有好使。人家說跳大神兒好使,于是到處找跳大神的看,也是一點效果都沒有。後來去醫院也不好使,走哪兒都發聲,聲音不斷的那種,走哪兒都“啊,啊”的,實在沒有辦法。

    我嘗試了各種方式,想去改變這種狀況,但讓我失望的是,很多精神科醫生将抽動症歸結為身體問題,卻忽略了心理本身的問題。我很絕望。藥物我吃過不少,确實很有用,确實很能改善症狀,确實能幫我回到正常的狀态一段時間。但是藥物停止一段時間後那種複發的狀況,讓人覺得人生真的沒救了。我認為藥物隻能是一個手段,我要面對的是更本質的事情。我很想知道我自己為什麼會是這樣,除了我軀體的問題之外,到底是我的哪些經曆,哪些因素讓我變成了這樣。我想清晰地認識自己,我想改變,想重新活一次。

    後來,一次偶然的機會,我是經過了别人的介紹,聽别人說遲雅心理咨詢治療自閉症、抽動症效果很好,我家人就是抱着一線希望,覺得來看看,給我治一治看看,後來就過來了。這也許就是一種人生的緣分。在去之前,其實我并沒有抱很大期望,畢竟之前也失望過很多次。後來,經過了遲雅老師的一段時間治療,再拿中藥吃,再加上鍛煉,我的聲音就是逐漸,逐漸的變化了,比以前好多了,再一點一點的,我的奇異發聲就沒有了。胳膊也不甩了,腳走路也不那麼蹬腿了,然後,我家人反映,我說話,脾氣,性格,也慢慢的好了,不像以前了。

    到現在,幾乎就完全好了,我也能夠上學了。課能夠好好的上了,和老師、同學也能很好的相處。我也并不能夠說是完完全全的正常了,但是遲雅老師給我的幫助還在持續地發生作用。那些自我的改變,還在我的身體裡面,就好像一株小樹,它可能起初隻是一顆種子,但是慢慢地在生根,在發芽,在等待合适的陽光和雨露的環境——而這一切都會變成我的資源。我重新能夠感覺到日光,感覺到微風,感覺到生命的美好,為此,我感謝我得到的治療。

關鍵詞: 抽動症           

    丹東遲雅心理咨詢有限公司曆經十餘年發展,已經成為聞名全國的自閉症康複機構。主要包括遼甯自閉症遼甯自閉症訓練遼甯孤獨症遼甯孤獨症機構遼甯自閉症康複機構等。

    更多關于遼甯自閉症遼甯自閉症訓練遼甯孤獨症遼甯孤獨症機構遼甯自閉症康複機構等,有意向的客戶請咨詢我們,聯系電話:0415-2898498

CopyRight © 版權所有: 丹東遲雅心理咨詢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 網站地圖 XML

本站關鍵字: 遼甯自閉症 遼甯自閉症訓練 遼甯孤獨症 遼甯孤獨症機構 遼甯自閉症康複機構


掃一掃訪問移動端